News新闻中心 首页 > 新闻中心 >
吴冠中90年代佳构《天际黄河》亮相保利香港春拍-金伯利起重设备
吴冠中90年代佳构《天际黄河》亮相保利香港春拍


康丁斯基于《论艺术里的精神》提出:“每一个时代也有它自己特定的任务,有自己在这一特定时代才成为可能的思想揭示,反映一个短暂环境的手法,被人们公认为作品的风格。”二十世纪初,中国现代绘画史先驱们的存在意义不单是建构中西美术之结合,他们各自选择不同的艺术坐标,在创作中寄予深刻的时代精神。
  本次春拍,保利香港拍卖呈现现代艺术多元的风貌,包含从吴冠中60年代的写生作品至90年的半抽象创作,其风格横跨30年,足以见证艺术家创作思路之演绎。另外还有首现于拍卖市场,清晰来源、收藏有序的珍贵林风眠油画,丁衍庸以东方精神实践的油画创作,关良的静物创作,以及熊秉明遗孀-陆丙安女士收藏,其中包含熊秉明、吴冠中、赵无极作品,象征当时留法的三位艺术大师之深刻情谊。他们将中国现代艺术架构在更宏阔的视野之上,借鉴西方的现代主义与形式语言,强化传统中国的文化与美学精神,更兼具启迪往后追随者把握西化浪潮多元的面貌,建立一个属于中国民族自身的艺术价值体系。
  吴冠中《天际黄河》
  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”
  《天际黄河》一作画面便充份表现了山川之灵动气韵,吴冠中分别从线条、造型及用色等三方面来呈现东方风景的韵律。作品首先以简洁的线条和造型,高度概括了山水的形态,画面正中以线条勾勒了山峦峭壁的样貌,折锋、逆锋等的线条形态,显得棱角分明,笔力遒劲刚古,一如高唐李成的斧劈皴法,写出了山崖峭壁的挺拔耸峙,奇崛荒凉,同时传达了万山千仞之立体感和重量感。
  在充满动势的曲折线条间,不同色面组构了山石清晰的纹理,建构一个多重层次的世界,造成了一种跌宕起伏的节奏和韵律感,营造了吴冠中所追寻“美就美在鳞次栉比和参差错落”的色面层次及结构美感。中国人熟悉的意象—太阳、沙崖浩瀚、千山万仞、河水延绵等罗列其中,汇聚成中国人从远古、历经汉唐文化以来对黄河的文化想象,重现黄河山川特有的高古雄奇的意境。吴冠中脱离了追求写实,呈现更具个人风格的写意之笔、更为纯粹的色彩美感,促成了90年代初期创作的再度革新。
  吴冠中《天际黄河》 1990 年作 油彩 画布 72.8 x 90.8 cm.
  估价:HK$ 10,000,000 - 15,000,000
  吴冠中《街头纪念碑》
  “一席流动的盛宴”
  1989年吴冠中再次回到阔别四十年的法国,他以速写与相片纪录巴黎的旧貌新颜,尔后从记忆风景中提炼的《街头纪念碑》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巴黎风光,以西方现代主义形式架构的画面,深刻蕴含80年代研习水墨积累的东方写意情怀,《街头纪念碑》可说见证他从西方写实逐步迈入东方写意的轨迹。
  《街头纪念碑》屏弃了对具体事物客观的描述,经过对于物象的抽象概括后,把握色点、线条与块面的整体造型功能,凭借年轻时与再访的印象描绘巴黎迷人的风情。前景是占据大部分画面的纪念碑块面,与远方高处建筑物的圆顶相呼应,而曲折的线性枝干与圆柱伫立于画面两侧,交织细碎笔触的色点,画面在抽象与具象之间达到了平衡,建构吴冠中回忆里的巴黎一隅。画中的景色,是吴冠中以主观情感集结的回忆片段,他将其感知淬鍊为对景物的抽象表达,在东方意境中表现西方抽象艺术的形式语言,实现艺术家“中国画现化代”理念。
  吴冠中《街头纪念碑》 1989 年作 油彩 画布
  45.5 x 53.5 cm. 估价:HK$ 7,000,000 - 10,000,000
  吴冠中《微山湖晨曦》
  “师生情谊的见证”
  1962年8月吴冠中带领学生们至山东省南部的微山湖写生,《水浒传》中描述为“山排巨浪,水接遥天”,在此景致下艺术家亲身示范写生教学,《微山湖晨曦》即是当时现场的即景创作。此次观摩老师分解创作过程的经验,使学生霍根仲获益良多。1964年霍根仲再次亲临恩师门下求教,吴冠中便将当时启发学子的作品餽赠于他,以作为师生情谊之纪念。
  在《微山湖晨曦》中,吴冠中即景写生捕捉清晨微光,仿若云霞逐渐晕染无边天际的瞬间美景,微亮的天光沿袭印象派的跳动笔触表现,纪录光线流动的变化。缓慢从右侧升起的太阳,照耀湖面波光淋漓,并随时间推移的光线产生不同的照射角度,使得左方尚未接触阳光的船只,仍旧笼罩于黑暗中,一明一暗产生对比性张力,并进而营造远近空间的层次性。在平面的二维空间中,藉由光线探索与研究,说明时间的更迭与流转,创造非静止的视觉经验,不单开启了一个崭新的表现手法,同时预示吴冠中对于光源随时间变化的掌握,因而进入70年代后逐渐在连续写生中弃光求亮的表现方式,而开启往后明亮的银灰时期。
  吴冠中《微山湖晨曦》 1962 年作 油彩 木板
  60.6 x 38 cm. 估价:HK$ 4,000,000 - 7,000,000
  林风眠《丰收》
  “珍罕早期创作见证时代精神”
  文革初期,林风眠因避免受到牵连销毁了自己大部分的创作,只有小部分作品被辗转保存。1968-1972年他落难入狱时,承蒙一位于中国共产党中身处要职的陈姓友人多方面照应,在艺术家得到释放后,为答谢陈姓友人,便将自己部分排除万难保存下来的作品赠送于友人以示谢意。这批代表了艺术家深厚情谊的作品一直珍藏于家族中,直至1990年代初期,陈氏之子才将此批画作转让给现藏者先父。现藏者先父于抗战时期任高官要职,更是资深收藏家,与溥心畬、黄君壁等艺术家均为旧识。《丰收》于现藏者家族中珍藏二十余年,首次现身市场,对林风眠的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。
  《丰收》一作则充分表现了以立体主义为根基的“林风眠体”绘画。与近年来在市场上屡创佳绩的渔村系列作品布局相承一脉,林风眠对画面场景及人物的线条勾勒进行几何简化处理,采用常用的方形构图,画面中的渔船多以横向布阵,线条层叠交错,由近至远。纵向的船桅有致地散落画面之中,增加画面之层次感。渔女的身躯则是饱满利落的圆弧形,使得纵横交错的直线线条更为圆融缓和。
  林风眠《丰收》油彩 画布 63.2 x 75 cm.
  估价:HK$ 6,000,000 - 12,000,000

[返回] [打印]